上阳白发人 白居易
来源:上阳白发人 白居易    浏览次数:    发表时间:2016-01-15    【    

上阳白发人 白居易  

上阳人, 红颜暗老白发新.
绿衣监使守宫门,一闭上阳多少春.
玄宗末岁初选入,入时十六今六十.
同时采择百余人,零落年深残此身.
忆昔吞悲别亲族,扶入车中不教哭;
皆云入内便承恩,脸似芙蓉胸似玉.
未容君王得见面,已被杨妃遥侧目.
妒令潜配上阳宫,一生遂向空房宿.
宿空房,秋夜长,夜长无寐天不明.
耿耿残灯背壁影,萧萧暗雨打窗声.
春日迟,日迟独坐天难暮;
宫莺百啭愁厌闻,梁燕双栖老休妒.
莺归燕去长悄然,春往秋来不记年.
唯向深宫望明月,东西四五百回圆.
今日宫中年最老,大家遥赐尚书号.
小头鞋履窄衣裳,青黛点眉眉细长;
外人不见见应笑,天宝末年时世妆.
上阳人,苦最多.
少亦苦,老亦苦,少苦老苦两如何?
君不见昔时吕向《美人赋》,
又不见今日上阳白发歌!

注释  
    ①上阳:宫名,在唐时东都洛阳西南.玄宗时,被请宫人常关闭在这里.  愍(mǐn敏):同“悯”,怜悯,同情.  怨旷:怨女和旷夫,指不能及时嫁娶的男女,这里偏指怨女.
    ②绿衣监使:唐代管理官阉事务的宦官,为从六品下或从七品下.按唐制,六、七品官穿绿色或浅绿色公服.
    ③今:指贞元中. 
    ④零落:凋谢,这里喻死亡.  残:剩余、留下.
    ⑤内:大内,皇宫.  承恩:得到皇帝的宠幸.
    ⑥杨妃:即杨贵妃玉环.  侧目:斜着眼看,形容忌恨的神情.
    ⑦潜配:瞒着皇帝暗中发配.
    ⑧耿耿:微明的样子.
    ⑨萧萧:雨声.
    ⑩迟:迟缓,指春日渐长.   
    11啭:鸟啼.   
    12休:停止.这句是说因为自己老了,看到梁燕双栖的美好生活,也就不再妒忌.
    13悄然:孤寂忧愁的样子.   
    14这两句说看到月亮东升西没,圆而复缺,已经四、五百次.   
    15大家:古代宫中侍从对帝、后的称呼,此处指德宗.  尚书:指女尚书,宫中女官的名称.
    16青黛:青黑色的石粉,古代妇女用以画眉.
    17时世妆:流行的妆扮.
    18作者自注说:天宝末年,皇帝派人秘选美女,号称花鸟使,吕向献《美人赋》以讽谏之.吕向,字子回,开元十年召入翰林,兼集贤院校理.献《美人赋》当在开元时,白屑易可能误记.
    19《白发歌》:即指本篇.

赏析
    本篇列《新乐府》五十簫中的第七篇.题一作《上阳人》.作者自注说:“天宝五载已后,杨贵妃专宠,后宫人无复进幸矣.六宫有美色者,辄置别所,上阳是其一也.贞元中尚存焉.”这首诗通过一位上阳宫女被囚禁折磨达四十余年之久的典型事例,强烈控诉了封建帝王为了满足一己的淫欲,大量强选民间女子以供役使的残酷罪行.诗中对宫女饱含极为深切的同情,表现了作者的人道主义精神.元和四年三月,白居易有《请拣放后宫内人》奏章,与这篇诗是同时的作品.
    这首诗采用倒叙的手法,作者首先告诉我们,这个幽禁在上阳宫的宫女,已是红颜消退,白发苍苍的老人了.在管理宫苑的宦官把守着宫门的情况下,她在里面度过了四十余个春秋,由十六岁的青春少女,变成了六十岁的白发老妪.同时和她一起被采收进宫的秀女,随着时光的流失,已经象残花那样飘零、凋谢,只剩下她一个人了.按说她被幽闭在上阳宫中,没有青春的欢乐,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已是惨而又惨的事了,但把她与那些同时进来的姐妹们相比,又似乎是不幸中之大幸,她毕竟还活着.   
    接下来是回忆当初入选宫中的情景.那时她还是个刚满十六岁的女孩子,含悲咽泪,被迫辞别了自己的亲人,登上了皇宫派来的车子.这是什么样的憶景啊!明明是一入皇宫,便会身不由己,任人宰割,对于自己的父母亲人,也还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一次.如此悲惨的事却偏偏“不教哭”,理由是一入皇宫便会得到皇帝的宠幸.在中国封建社会里,妇女是没有任何地位的,她们一生下来似乎就是为了侍候别人,供人驱使.所以颇有那么一些人认为,女子能作高官的姬妾是她们的福份,同时其家中的人便可以鸡犬升天,跟着享受;更何况能作皇帝的妃嫔,有希望得到皇帝的宠幸呢!
    不难想象,众多的民间女子被选入皇宫,真正能得到皇帝宠幸的能有几个?!许多资料记载,说有的宫女到死也没能见到皇帝,并非夸张之词.请看,我们这首诗的主人公“未容君王得见面,已被杨妃遥侧目”.作者在《长恨歌》中描述贵妃的受宠,曾说:“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一女受宠,她女必然遭殃,封建社会君王广选妃嫔制度本身就决定了这一点.怀着妒忌之心的贵妃,秘密派人把她发配到上阳宫囚禁起来.从此这个“脸似芙蓉胸似玉”的少女,便过着独守空房的漫长生活.
    独守空房的滋味不是好受的,她不知经受了多少个不眠之夜.秋天,那黑夜显得那样地长,天似乎永远也没有亮的时候.因为失眠,就只好在残灯壁影下,静静地听着那沙沙的风雨声.春天,白天逐渐加长了,可又长得那么难于黑夜到来,加上宫中鸟儿宛转的呜叫声,真让人心烦不已.但是,时光毕竟流失得太多了,那颗充满希冀、盼望、失望、悔恨、幽怨的心终于如同死灰.如今,看到梁上双双飞栖的燕子,再也不羡慕它们,不妒忌它们了.诗人用极富同情的笔触,以景衬情,细致地刻画了上阳人孤寂痛苦的心灵.
    上阳人成了宫中年纪最大的宫女,为了表示恩惠,皇帝假惺惺地赐给她一个宫中尚书的官职.她依然穿着小头的鞋和窄紧的衣裳,画着细长的眉毛,而这已是四五十年前,天宝末年盛行的时妆,和她们的主人一样,已是昨日黄花了.作者以此来突出她幽闭终生,与世隔绝的不幸和痛苦.最后,作者以天宝时期吕向的《美人赋》与本篇并提,对当时仍然未加改变的采择秀女制度予以讽谏,表明了作品的主题.
    唐代诗歌以宫怨为主题的很多,象王昌龄就是写宫怨诗的好手,但人们多用绝句的形式描写宫女的某种哀怨情绪,如本篇这样以一个宫女的不幸为典型,加以细致、具体生动的刻画,这在唐代乃至整个中国诗歌史上还是不多见的.(郑永晓 华岩)

  这是白居易《新乐府》五十首中的第七首,是一首著名的政治讽谕诗.诗的标题下,作者注云:“愍怨旷也.”古时,称成年无夫之女为怨女,成年而无妻之男为旷夫.这里“怨旷”并举,实际写的只是怨女,是指被幽禁在宫延中的可怜女子.原诗前另有一小序说:“天宝五载以后,杨贵妃专宠,后宫人无复进幸矣.六宫有美色者,辄置别所,上阳是其一也.贞元中尚存焉.”上阳,指当时东都洛阳的皇帝行宫上阳宫.
  诗中没有一般化地罗列所谓“后宫人”的种种遭遇,而是选取了一个终生被禁锢的宫女做为典型,不写她的青年和中年,而是写她的垂暮之年,不写她的希望,而是写她的绝望之情.通过这位老宫女一生的悲惨遭遇,极形象而又富有概括力地显示了所谓“后宫佳丽三千人”的悲惨命运,揭露了封建最高统治者摧残无辜女性的罪恶行径.
  开头八句,以简洁的素描,勾勒了上阳宫的环境和老宫女的身世.上阳宫已没有往日的豪华,再不见喧赫的车马,更没有轻妙的歌舞,诗人看到的是绿衣监使严密监守下一闭多少春的宫门,上阳宫死一般的沉寂,简直象一座监狱,一座活坟墓.诗人以无限忧郁、哀叹的调子,弹出了全篇作品的主旋律.上阳女子由年仅十六的妙龄少女变成白发苍苍的六十老人,在深宫内院幽禁了四十四年,当时被采择进宫的同命运的女子,如今都已春华秋草般地被摧折而凋零殆尽了,活在世上的只剩下她一人了.从“残此身”的“残”(余剩)字中,透露出一种十分悲苦之情.
  “忆昔”以下八句,转入对往事的追忆,重现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在被胁迫离家入宫时,那种与亲人告别的悲恸场面.据记载,唐天宝末年,朝廷专设所谓“花鸟使”,到民间专为皇帝密采美女.这个上阳女,被掠夺离开亲人时,连哭都不准哭.“皆云入内便承恩”,实际上只是哄骗之词,结果连君王的面也未得见,就被当时专宠、嫉妒的杨妃,瞒着皇帝把她暗地里打入冷宫.
  “秋夜长”、“春日迟”两节,以两个具体场景,极写上阳女子一生被幽禁的凄怨生活.作者先以情景交融的手法写秋夜:秋风,暗雨,残灯,空房,长夜不寐,形影相吊.这里,环境的凄凉、冷落与主人公内心的寂寞、孤苦融合在一起,写景与抒情巧妙地交织在一起,制造出一种浓郁的悲剧气氛.接着以情景映衬的手法来写春日:春光里,绕梁燕子双双飞,宫中黄莺自在啼,衬托了这个宫女被遗弃,被监禁,不得自由,愁苦寂寞的心情.黄莺动人的鸣叫,本会引起人们的无限欣喜、高兴,可是却“愁厌闻”;梁燕成双作对地同飞同栖,会引起一个年轻女子的羡慕、向往,甚至嫉妒,可是对于这位老宫女,却再也惹动不起这种感情.这是十分委婉含蓄而又深刻细致的心理刻画.“梁燕双栖老休妒”的“休妒”二字,有着深沉的内容,在它的后面,分明包含了一个辛酸的过程.“休妒”,不是简单的不妒,而正说明年年妒,月月妒,直至今天才“休妒”.它包含了上阳宫女由希望到失望以至绝望的悲惨一生.这句话和前面的“宫莺百啭愁厌闻”,后面的“春往秋来不计年”相对照,正表现了上阳宫女在残酷折磨下对生活、对爱情、对一切都失去信心和乐趣,心灰意懒,昏昏度日的麻木状态.她深锁宫中,既嫌“秋夜长”,又怨“春日迟”:天明盼着天黑,“日迟独坐天难暮”;天黑又盼着天明,“夜长无寐天不明”.青春在消亡,生命在无声中泯灭,春去秋来,年复一年,究竟流走多少年月,已经恍惚难记.百无聊赖之中,只有望月长叹:“惟向宫中望明月,东西四五百回圆”.“惟”字写出主人公的孤寂;“东西”二字指月亮的东升西落,写出主人公从月出东方一直望到月落西天,长年累月,彻夜不眠,在痛苦中熬煎.
  出人意料的是,在淋漓尽致地抒发了寂寞苦闷的心情之后,诗中主人公却以貌似轻松的口吻,对自己发出了嘲笑.由于“年最老”,得到了“大家”(内宫对皇帝的习称)的恩典,从京都长安发旨到洛阳上阳宫,“遥赐”给“女尚书”的空衔,可是,以垂暮之年,担着一个所谓“尚书”的虚名,能抵偿一个人一生被幽禁的悲哀吗?这恰恰证明了“皇恩”的极端虚伪.接着,她对自己的妆束进行嘲讽:外面已是“时世宽装束”了,描眉也变成短而阔了,而她还是“小头鞋”,“窄衣裳”,“青黛点眉眉细长”,一幅天宝末年的打扮,无怪她要自嘲道:“外人不见见应笑”,其中无疑是饱含着眼泪的.这也许不符合一般生活逻辑,然而却是生活的真实.同是悲哀,不一定都痛哭流涕;同是愤怒,不一定都横眉竖目.悲哀时可能笑,快乐时可能哭;有人倾诉苦难,声泪俱下,痛不欲生;有人却把痛苦拿来消遣,愤世嫉俗.这里以貌似轻松的自我解嘲的口吻,表现主人公沉痛的感情,把她悲痛到无以复加的接近变态的心理刻画尽致.
  诗的尾声部分,用感叹的情调和调谕的语词,写出诗人的一片恻隐胸怀和“救济人病,裨补时阙”的社会理想,显示出诗人“惟歌生民病,愿得天子知”的良苦用心.
  这首诗,语言通俗浅易,具有民歌的风调.它采用“三三七”的句式,和“顶针”等句法,音韵转换灵活,长短句式错落有致.诗中熔叙事、抒情、写景、议论于一炉,描述生动形象,很有感染力,在唐代以宫女为题材的诗歌中,堪称少有的佳作.(褚斌杰 王振汉)

题解
    这首诗是白居易《新乐府》五十首中的第七首,是一首著名的政治讽谕诗.《新乐府》题下注云:“元和四年为左拾遗时作.”序曰:“凡九千二百五十二言,断为五十篇.篇无定句,句无定字,系于意,不系于文.首句标其目,卒章显其志,《诗》三百之义也.其辞质而径,欲见之者易谕也.其言直而切,欲闻之者深诫也.其事核而实,使采之者传信也.其体顺而肆,可以播于乐章歌曲也.总而言之,为君、为臣、为民、为物、为事而作,不为文而作也.”
    封建统治者为了自己的需要,常强选大量民间少女入宫.她们被楚锢在戒备森严的深宫,白白葬送如花似锦的青春人生.诗人对宫人极为同情,元和四年(809)曾有《请拣放后宫内人》的奏章,同年写下这首诗.
    诗的标题下,作者自注云:“愍怨旷也.”古时,称成年无夫之女为怨女,成年无妻之男为旷夫.这里“怨旷”并举,实际上写的是被幽禁在宫廷中的可怜女子.小序又云:“天宝五载以后,杨贵妃专宠,后宫人无复进幸矣.六宫有美色者,辄置别所,上阳是其一也.贞元中尚存焉.”“上阳”,指当时东都洛阳的皇帝行宫上阳宫.唐天子自开元二十四年十月以后,即不再到东都,上阳宫自然冷落下来.
句解
    上阳人,上阳人,红颜暗老白发新
    上阳宫人啊,上阳宫人,当年的花容月貌已经暗暗消失;如今已是垂暮之年,白发如银.全诗采用倒叙手法,起笔叙述上阳人老境苍凉的形象,突出了幽闭岁月之长.“暗”字寓意深刻,揭示了宫女的青春被几十年的幽禁生活暗暗夺去.
    绿衣监使守宫门,一闭上阳多少春
    绿衣的宫监把守着宫门;从被幽闭在这上阳宫里,不知已经过了多少春.这两句以简洁的素描,勾勒了上阳宫的环境.再不见喧闹的车马,也没有轻妙的歌舞,上阳宫已失去往日的繁华.诗人看到的只是死一般的沉寂,简直就像一座监狱.
    玄宗末岁初选入,入时十六今六十.同时采择百余人,零落年深残此身
    说起来,还是玄宗末年被选进皇宫,进宫的时候刚十六,现在已是六十的老人.一起被选的本来有一百多个,可是,日久年深,凋零净尽,如今剩下的只老身一人.这两句勾勒了老宫女的身世.诗人以无限忧郁、哀叹的调子,弹出了全篇作品的主旋律.“残”字,流露出一种悲苦之情.
    忆昔吞悲别亲族,扶入车中不教哭.皆云入内便承恩,脸似芙蓉胸似玉
    想当初,吞声忍泪,痛别亲人,被扶进车子里不准哭泣.都说进了皇宫便会承受恩宠,因为自己是那样的如花似玉.自此到以下四句,转入对往事的追忆.
    未容君王得见面,已被杨妃遥侧目.妒令潜配上阳宫,一生遂向空房宿
    哪晓得进入皇宫,还没容见到君王一面,就被贵妃娘娘远远地冷眼相看.我遭到嫉妒,被偷偷地送进上阳宫,落得一辈子独守空房.为了突出幽闭岁月之长,诗的以下数句,从年月、容貌、时妆等多层次、多角度加以描写.
    秋夜长,夜长无寐天不明.耿耿残灯背壁影,萧萧暗雨打窗声
    秋夜是那样漫长,夜长无觉,天又不肯亮.一盏残灯,光线昏昏沉沉,照着人的背影,投映在墙壁上;只听到夜雨萧萧,敲打着门窗.这四句以两个精选的具体场景,极写上阳女子一生独守空房的凄怨境况.作者以情景交融的手法,将环境的凄凉、冷落与主人公内心的寂寞、孤苦融合在一起,营造出一种浓郁的悲剧气氛.“耿耿”,微亮.“萧萧”,象声词,指雨声.夜间之雨,只闻其声,不见其形,故曰“暗雨”.
    春日迟,日迟独坐天难暮.宫莺百啭愁厌闻,梁燕双栖老休妒
    春日的白天是那样慢,那样慢啊,独自坐着看天,天又黑得那样晚.宫里的黄莺儿百啭千啼,本该让人感到欣喜,我却满怀愁绪,厌烦去听.梁上的燕子成双成对,同飞同栖,是多么地让人羡慕;但我老了,再也引不起丝毫的嫉妒.这四句以情景映衬人物:春光里自在啼唤的黄莺和绕梁的双飞燕,衬托出宫女被遗弃、不得自由的愁苦寂寞之情.这是十分委婉含蓄而又深刻细致的心理刻画.“休妒”二字,有着深沉的内容,包含了一个辛酸的过程.言下之意是年年妒、月月妒,直至老了才“休妒”.它概括了上阳宫女由希望到失望以至绝望的悲惨一生.
    莺归燕去长悄然,春往秋来不记年.唯向深宫望明月,东西四五百回圆
    黄莺儿归去了,小燕子飞走了,宫中长年冷清寂寥.就这样送走春天,又迎来秋天,已经记不得有多少年.只知对着深宫,望着天上月,看它东边出来,西边落下;我已经见过四五百回月缺月圆.这几句是写上阳宫女深锁宫中,昏昏度日,以至于进入精神麻木状态.青春在消亡,生命在无声中泯灭.沈德潜《唐诗别裁集》说:“只‘惟向深宫望明月,东西四五百回圆'二语,已见宫人之苦.”
    今日宫中年最老,大家遥赐尚书号
    现如今,在这上阳宫中,就数我最老.皇帝听说后,远远地赐了个“女尚书”的称号.出人意料的是,在淋漓尽致地抒发寂寞苦闷之情后,诗中主人公却以貌似轻松的口吻,对自己发出了嘲笑.以垂暮之年,担着一个所谓“尚书”的虚名,能抵偿一生被幽禁的悲哀吗?这恰恰证明了皇恩的极端虚伪.“大家”,内宫对皇帝的习称.
    小头鞋履窄衣裳,青黛点眉眉细长.外人不见见应笑,天宝末年时世妆
    我穿的还是小头鞋子、窄窄的衣裳;还是用那青黛画眉,画得又细又长.外边的人们没有看见,看见了一定要笑话,因为这种妆扮,还是天宝末年的时髦样子.
    外面已是“时世宽装束”了,描眉也变成短而阔了,而她还是几十年前的打扮.这一“笑”中无疑是饱含着眼泪的.这也许不符合一般生活逻辑,然而却是生活的真实.同是悲哀,不一定都痛哭流涕;同是愤怒,不一定都横眉竖目.这里以貌似轻松的口吻,将悲痛的感情刻画尽致.
    上阳人,苦最多.少亦苦,老亦苦.少苦老苦两如何?君不见昔时吕向美人赋,又不见今日上阳白发歌
    上阳宫里的人哪,苦可以说是最多;少小的时候苦,老大的时候也苦.一生孤苦,除了无可奈何,又能怎样?你没有看到,从前吕向的《美人赋》?又不见今日的《上阳宫人白发歌》?作者自注:“天宝末,有密采艳色者,当时号花鸟使.吕向献《美人赋》以讽之.”吕向在开元十年(722)召入翰林,兼集贤院校理.天宝末年,有秘密地为皇帝选择美人的,当时叫做“花鸟使”.吕向献《美人赋》加以讽刺.
    诗的尾声部分,用感叹的情调和讽谕的语词,写出诗人的一片恻隐胸怀和“救济人病,裨补时阙”的社会理想,显示出“惟歌生民病,愿得天子知”的良苦用心.
评解
    这是一首别开生面的宫怨诗.全诗共四十四句,二百七十多字.诗中没有一般化地罗列后宫女子的种种遭遇,而是选取一个终生被幽禁的宫女为典型.不写她的青年和中年,而是写她的垂暮之年;不写她的希望,而是写她的绝望.通过这位宫女一生的悲惨遭遇,形象概括地反映了所谓“后宫佳丽三千人”的悲惨命运,揭露了宫廷生活的黑暗、残酷,控诉了封建帝王广选姬嫔、摧残无辜女性的行径.
    这首诗语言通俗浅易,具有民歌的风调.它采用“三三七”的句式和顶真、对比等修辞手法,音韵转换灵活,长短句式错落有致.诗中融叙事、抒情、写景、议论于一体,描述生动形象,富有感染力.在唐代以宫女为题材的诗歌中,堪称少有的佳作.

白居易《上阳白发人》赏析(肖旭)  
    唐代著名大诗人白居易继承并发展了《诗经》以来的现实主义传统,积极倡导新乐府运动,创作了《新乐府》五十首.序曰:“凡九千二百五十二言,共九千零七十余字.断为五十篇.篇无定句,句无定字,系于意不系于文.首句标其目,卒章显其志,诗三百之义也.其辞质而径,欲见之者易谕也;其言直而切,欲闻之者深诫也;其事核而实,使采之者传信也;其体顺而肆,可以播于乐章歌曲也.总而言之,为君、为臣、为民、为事而作,不为文而作也.” 
    这是一组以表现作者对政治、社会问题见解的诗篇,功利主义的目的性要求每首诗都要明白无误地表达讽谕之意;在形式上,也要求格局一律.白氏新乐府自有其不同于他人的规定性.这组诗广泛而深刻地揭露了当时的各种弊政和不合理现象,表现了对人民苦难的深切同情,反映了作者比较进步的政治态度和思想观点. 
    《上阳白发人》是其中的第七首,写洛阳上阳宫的一个老宫女的痛苦生活.嫔妃制度是封建社会的一大罪恶.封建帝王为了满足自己的淫欲,强选民女,幽闭深宫,剥夺并葬送了她们的青春和幸福.元和四年(809)三月,白居易在上呈皇帝的奏状《请拣放后宫内人》(即请挑出一些宫女把她们放出来)中指出:“宫内人教,积久渐多.伏虑驱使之余,其数尤广.上则虚给衣食,有供亿靡费之烦;下则离隔亲族,有幽闭怨旷之苦.事宜省费,物贵徇情.”《上阳白发人》即是于启奏之外为同一目的而写的作品.这首诗题下自注云:“天宝五载(746)巳后,杨贵妃专宠,后宫无复进幸矣.六宫有美色者,辄置别所,上阳是其一也.贞元中(785-804)尚存焉.”可见此诗所述内容具有一定的真实性. 
    上阳宫宫女很多,有些宫女从未得到皇帝接见,终身等于幽禁宫中.古代宫女生活相当痛苦.所以诗序有“愍怨旷也”的说法.“愍”,同情.“怨旷”,凡指成年了没婚配的人.女人称“怨女”,男人称“旷夫”.这里偏指怨女. 
    “上阳人,上阳人,红颜暗老白发新.绿衣监使守宫门,一闭上阳多少春.玄宗末岁初选入,入时十六今六十.同时采择百余人,零落年深残此身.忆昔吞悲别亲族,扶入车中不教哭.皆云入内便承恩,脸似芙蓉胸似玉.未容君王得见面,已被杨妃遥侧目.妒令潜配上阳宫,一生遂向空房宿.宿空房,秋夜长,夜长无寐天不明.耿耿残灯背壁影,萧萧暗雨打窗声.春日迟,日迟独坐天难暮.宫莺百啭愁厌闻,梁燕双栖老休妒.莺归燕去长悄然,春往秋来不记年.唯问深宫望明月,东西四五百回圆.今日宫中年最老,大家遥赐尚书号.小头鞵履窄衣裳,青黛点眉眉细长.外人不见见应笑,天宝末年时世妆.上阳人,苦最多.少亦苦,老亦苦,少苦老苦两如何.君不见昔时吕向美人赋,又不见今日上阳白发歌.” 
    诗开头九句,“上阳人,上阳人,红颜暗老白发新.绿衣监使守宫门,一闭上阳多少春.玄宗末岁初选入,入时十六今六十.同时采择百余人,零落年深残此身.” 是说,上阳那老宫女,青春红颜悄悄地不知不觉的衰老了,而白发不断地新生.太监把守的宫门,自从被关进上阳宫以后,一幽闭就是多少年过去了.天宝末年,刚被选入宫时才十六岁,现在已六十了.同时从民间采择来的宫女有百十多个,一个个都凋零死去了.多年后只剩下这一个老宫女了. 
    “绿衣监”,是唐代掌管宫闱出入和宫人簿籍的太监.从七品下,六、七品官穿绿色官服.“入时十六今六十”,大家不要拘泥于这个岁数,意指进去时年轻,现在已很老了. 
    这几句概述了上阳宫女被幽闭在上阳宫达半个世纪之久,写出了她凄惨的一生,以充满哀怨忧郁之情的笔调,总括了全诗的内容,有统摄全篇的作用.接着转入该诗的主要部分,写她入宫后的遭遇及幽闭后的愁苦. 
    “忆昔吞悲别亲族,扶入车中不教哭.皆云入内便承恩,脸似芙蓉胸似玉.” 是说,回想当年离别亲人时,自己忍悲吞声被家人扶进车里边,并嘱咐她不要哭.因你长的很美,身材也很好,大家都说你一入宫里就会受到皇帝恩宠的,可那知事并不如此. 
    这四句写她当年别亲入宫的悲恸场景. 
    “未容君王得见面,已被杨妃遥侧目.妒令潜配上阳宫,一生遂向空房宿.” 来到宫中还没容得君王看见自己,就已被杨贵妃发现了,远远地对她加以目击、妒忌.杨贵妃由于妒忌就派人下令把她发配到上阳宫,于是她一生就在空房度过了. 
    这四句写进宫之后,被妒潜配上阳宫的悲惨结局. 
    至此,这位年仅十六岁的妙龄少女,一生命运就这样决定了.诗篇以下就围绕着潜配上阳宫后的情景展开了层层描写. 
    “宿空房,秋夜长,夜长无寐天不明.耿耿残灯背壁影,萧萧暗雨打窗声.”夜长自己睡不着盼天亮,但又迟迟不明.就在残灯、壁影,萧萧暗雨之中度过去了.这是指秋夜长.   
    这里写她宿空房被幽闭时的痛苦. 
    “春日迟,日迟独坐天难暮.宫莺百啭愁厌闻,梁燕双栖老休妒.” 春天白天长,虽春光好但自己是孤独一人坐在那儿,所以天越长越难挨,越难往下熬过去.所以总是希望天快点黑.可天又长,很难黑.空中飞来的莺鸟叫的很好听,但由于自己愁绪难展不愿听;春天燕子来了在梁间做窝,总是双栖双宿,可自己已老了无须乎去妒忌燕子的双栖双宿了. 
    作者选择“秋夜”和“春日”两个典型时间,来概括上阳宫女四十四个年头的凄怨生活.写“秋夜”是“耿耿残灯”、“萧萧暗雨”等愁景;写“春日”,是“宫莺百燕双栖”等乐景;愁、乐交杂,相反相成,以景衬情,既渲染了凄恻哀怨的悲剧气氛,又细致、含蓄地反映了上阳宫女孤寂愁苦的心理. 
    “莺归燕去长悄然,春往秋来不记年.唯问深宫望明月,东西四五百回圆.”“莺归燕去”表春天过去了,春往秋来自己总是这单调度过,不记得哪个年头了.只是因为在深宫常常看月亮,似乎还记得从东边升起,西边落下,大约有四五百回了. 
    这四句总写幽禁深宫时间之久. 
    以上为该诗主体部分,描写老宫女一生的痛苦. 
    “今日宫中年最老,大家遥赐尚书号.小头鞵履窄衣裳,青黛点眉眉细长.外人不见见应笑,天宝末年时世妆.” 是说,到现在她已成了宫中最老的一个宫女了.皇帝住长安所以遥赐她一个尚书官衔.穿小头鞋窄衣裳,用青黛画细长细长的眉.外人是看不到的(因在宫中),如果一旦看到她了,谁都要笑的.为什么?这种小头鞋窄衣裳画细长眉,都是天宝末年流行的一种服装打扮,落后了半个世纪了,成了老古董.“大家”,指皇帝.唐朝宫中口语.“尚书号”,这是对老宫女的安慰.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无济于事的,她现在需要的是什么呢? 
    这六句则以描绘她所穿天宝妆束,来反映她长期深锁冷宫、与世隔绝的凄惨境况,于貌似轻松平和的调侃笔调中,对最高封建统治者进行辛辣的讽刺. 
    “上阳人,苦最多.少亦苦,老亦苦,少苦老苦两如何.君不见昔时吕向美人赋,又不见今日上阳白发歌.”是说,上阳宫女苦是最多的.年轻也苦,到老了也苦.这两方面苦怎样呢?不往下说了.这叫“卒章显其志”.“君不见”两句下面白居易自注:“天宝末,有密采艳者,当时号花鸟使,吕向献《美人赋》以讽之.”(说,天宝末年有到民间采集美女的叫花鸟使,当时吕向献《美人赋》来讽谏这件事),那你还要读读我这上阳白发歌. 
    这里以天宝年间吕向的《美人赋》与此诗并提,对至今没有改变的广选妃嫔制度进行讽谏,表现了诗人对宫女不幸命运的恻隐之情.     
    这首诗的主题明确.作者在诗中以哀怨同情、如泣如诉的笔调,描述了上阳宫女“入时十六今六十”的一生遭遇,反映了无数宫女青春和幸福被葬送的严酷事实,从而鞭挞了封建朝廷广选妃嫔的罪恶,在客观效果上,具有揭露、控诉封建最高统治者荒淫纵欲、摧残人性的作用.如此深刻、尖锐的政治讽谕诗,在唐代众多的宫怨题材诗作中,是极为少有的.     
    这首诗选材十分典型.作者没有罗列众多宫女的种种遭遇,而是选取了一个终生幽禁冷宫的老宫女来描写,并重点叙写了她的垂老之年和绝望之情.通过这个具有典型意义的人物,高度概括了无数宫女的共同悲惨命运.该诗以人性之被摧残去激动人心,也使作者所要表达的意义更富有尖锐性. 
    作者运用多种手法来刻画上阳宫女的形象: 
    生动的细节描写是其一.如对“天宝末年时世妆”的描写,形象地表明上阳宫女幽闭深宫、隔绝人世之久.用衣着落后半个世纪这一外在的表现,说明一个女人如花岁月,似水年华被毫无意义地践踏了,她一生都没有获得人之所以为人的价值和意义,艺术表现的容量是相当大的,足以诱发读者的想象力. 
    细腻的心理描写是其二.如“宫莺百啭愁厌闻,梁燕双栖老休妒”两句,分明包孕着一个从原先的喜闻、羡妒到今日的厌听、不妒的心理演变过程;它们与“春往秋来不记年”、“唯向深宫望明月,东西四五百回圆”等诗句,均反映了上阳宫女对生活、爱情已失去信心的麻木心态,是她愁苦绝望心理的细致刻画. 
    环境氛围的烘托是其三.从“宿空房”至“东西四五百回圆”这一精彩片断,通过渲染上阳宫环境的死寂、凄凉,衬托出生活在这座人间地狱中的上阳宫女的孤苦. 
    在写宫女的幽闭生活时,叙事、抒情、写景三者结合,有浓郁的悲剧氛围. 
    这首诗的语言具有质朴平易、“意深词浅,思苦言甘”(袁枚《续诗品》)、“用常得奇”(刘熙载《艺概》)的特点,充分发扬了乐府民歌语言的优良传统.全诗以七字句为主,又时或掺杂三字句等,长短相间、错落有致.而“顶针”手法的运用,及音韵转换之灵活,则使诗读来琅琅上口,有一气流转之妙. 
    为了明明白白地表达讽谕,即“卒章显其志”,诗人又写了“上阳人,苦最多”以下几句,把话说尽了不但了无余韵,而且罗嗦、拖沓,纯属蛇足. 

上一篇: 朗读卖炭翁 白居易
下一篇: 独白 余光中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登录后才能发言)

  • 发表
  • 验证码: 
用户名: 密码: 登陆  新用户注册
  • 精华推荐
  • 今日话题
版权所有  ©  温州梦幻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号:浙ICP备150293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