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通讯二十九
来源:冰心通讯二十九    浏览次数:    发表时间:2016-01-27    【    

冰心-通讯二十九

最亲爱的小读者:
    我回家了!这“回家”二字中我进出了感谢与欢欣之泪!三年在外的光阴,回想起来,曾不如流波之一瞥。我写这倍的时候,小弟冰季守在旁边。窗外,红的是夹竹桃,绿的是杨柳枝,衬以北京的蔚蓝透彻的天。故乡的景物,一一回到眼前来了!
    小朋友!你若是不曾离开中国北方,不曾离开了到三年之久,你不会赞叹欣赏北方蔚蓝的天!清晨起来,揭帘外望,这一片海波似的青空,有一两堆洁白的云,疏疏的来往着,柳叶儿在晓风中摇曳,整个的送给你一丝丝凉意。你觉得这一种“冷处浓”的幽幽的乡情,是异国他乡所万尝不到的!假如你是一个情感较重的人,你会兴起一种似欢喜非欢喜,似怅惘非怅惘的情绪。站着痴望了一会子,你也许会流下无主,皈依之泪!
    在异国,我只遇见了两次这种的云影天光。一次是前年夏日在新汉寿(New Hampshire)白岭之巅。我午睡乍醒,得了英伦朋友的一书,是封充满了友情别意,并描写牛津景物写到引人入梦的邶。我心中杂糅着怅惘与欢悦,带着这信走上山崩去,猛然见了那异国的蓝海似的天!四围山色之中,这油然一碧的天空,充满了一切。漫天匝地的斜阳,酿出西边天际一两抹的绛红深紫。这颜色须臾万变,而银灰,而鱼肚白,倏然间又转成灿然的黄金。万山沉寂,因着这奇丽的天末的变幻,似乎太空有声!如波涌,如鸟鸣,如风啸,我似乎听到了那夕阳下落的声音。这时我骤然间觉得弱小的心灵被这伟大的印象,升举到高空,又倏然间被压落在海底!我觉出了造化的庄严,一身之幼稚,病后的我,在这四周艳射的景象中,竟伏于纤草之上,呜咽不止!
    还有一次是今年春天,在华京(Washington D.C.)之一晚。
    我从枯冷的纽约城南行,在华京把“春”寻到!在和风中我坐近窗户,那时已是傍晚,这国家妇女会(National Women's Party)舍,正对着国会的白楼。半日倦旅的眼睛,被这楼后的青天唤醒!海外的朋友友!请你们饶恕我,在我倏忽的惊叹了国会的白楼之前,两年半美国之寄届,我不曾觉出她是一个庄严的国度!
    这白楼在半天矗立着,如同一座玲残洞开的仙阁。被楼旁的强力灯逼射着,更显得出那楼后的青卒。两旁也是伟大的白石楼舍。楼前是极宽阔的白石街道。雪白的球灯,整齐的映照着。路人行人,都在那伟大的景物中,寂然无声。这种天国似的静默,是我封美国以来第一次寻到的。我寻到了华京与北京相同之点了!
    我突起的乡思,如同一个波澜怒翻的海!把椅子推开,走下这一座万静的高楼,直向大图书馆走去。路上我觉得有说不出的愉快与自由。杨柳的新绿,摇曳着初春的晚风。熟客似的,我走入大阐书室,在那里写着只记。写着忽然忆起陆放翁的“唤作主人原是客,知非吾土强登楼”的两旬诗来。细细咀嚼这“唤”字和“强”字的意思,我的意兴渐渐的萧索了起来!
    我合上书,又洋洋的走了出去。出门来一天星斗。我长吁一口气。——看见路旁一辆手推的篷车,一个黑人在叫卖炒花生栗子。我从病后是不屹零食的,那时忽然走上前去,买了两包。那灯下黝黑的脸,向我很和气的一笑,又把我强寻的乡梦搅断!我何尝要吃花生栗子?无非要强以华京作北京而已!
    写到此我腕弱了,小朋友。我觉得不好意思告诉你们,我回来后又一病逾旬,今晨是第一次写长信。我行程中本已憔悴困顿,到家后心里一松,病魔便乘机而起。我原不算是卜分多病的人,不知为何,自和你们通讯,我生涯中便病忙相杂,这是怎么说的呢!
    故国的新秋来了。新愈的我,觉得有喜悦的萧瑟!还有许多话,留着以后说罢,好在如今我离着你们近了!
    你热情忠实的朋友,在此祝你们的喜乐!
                            冰心
                 一九二六年八月三十一日。圆恩寺。

  《寄小读者》共二十九篇,是冰心于1923年至1926年间写给小读者的通讯,其中有二十一篇是作者赴美留学期间写的,当时曾陆续刊登在北京的《晨报》副刊上。通讯内容大都是报道自己赴美途中,和身居异乡时的一些生活感受,表达她出国期间对祖国的关注和深切怀念。“通讯七”是表现这方面内容非常典型的一篇作品,通过作者对太平洋和慰冰湖美丽景色的描写,抒发了对自然的热爱,对母亲的依恋,对童年时代的追怀,蕴含着她思念祖国的深情厚意。 
  这篇通讯包括前后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1923年8月在日本神户写的,介绍她从上海到神户三天中的海上生活,写的是海,在乘船远行途中对海景的观感和联想。开头写码头告别,抒发离愁别绪;接着以清新活泼的船上生活,唤起对童年的回忆;自由海上的绚丽景色和七月七日银河夜景德镇,引起怀乡的惆怅;又通过日本神户的山光水色和舟中静寂,勾起思乡怀母之情。文章对自然、童贞、母爱的赞颂得到了完满、和谐的表现。第二部分写的是湖。记述了作者到达美国后,游览慰冰湖的感触。先写重新握笔写信的情景,接着写太平洋彼岸慰冰湖的湖光艳影,及周围的美景。作者对大自然的美妙,做了尽情节的描绘,湖上的明月和落日,浓阴和微雨,真是仪态万千。黄昏泛舟,“舟轻如羽,水柔如不胜浆。”岸上五颜六色的树叶,一丛丛倒映在水中,夕阳下"极其艳治,极其柔媚"。作者爱这自然的美,并由此想到爱着远方祖国的亲人,于是就由眼前的湖,想到海,在“海”与“湖”的对比中,抒发了对故乡的一往情深的思念,并讴歌了神圣无边的爱。信中所谈似乎是一些生活断片和零碎观感,但仔细揣摸,我们却感受到字里行间,或隐或现、或浓或淡、始终浮动着作者的缕缕情思,可以觉察到作者心绪的起伏变化,充分体现作者所追求的“满蕴着温柔,微带着忧愁”的艺术境界。 
  冰心散文以抒情为主。情在景中,借景抒情,情景交融是这篇散文的主要特色。在作者笔下无论写海还是写湖,自然景色总是姿态万千,变化无穷,美不胜收。比如在写海景,细微地描写了海水平静中变幻的色彩,或“蓝极”或“绿极”,在"斜阳的金光"下,海水又呈现出“浅红”、“深翠”、“海平如镜”,静中有动,动中有静,绚丽多彩。在写湖上景色时,舍却了湖上的明月和落日,浓阴和微雨,却突出描绘了慰冰湖黄昏湖面主色,更加迷人。作者使用了对比手法,突出了夕阳西下时的海和湖的各自的特色。前部分写海,后部分写湖,进而融为一体,从自然美跃入人间的爱,交相辉映。作者不是为了写景而写景,而是借景抒发了思国怀乡,依恋母爱的深挚感情。 
  文笔自然清新,隽丽优美,用词精当准确也是这篇散文的显著特点。冰心善于吸收融化中国古典文学和西方文学词汇,丰富自己富于表现力的口语,她的散文语言既有白话文流早晓畅的特点,又有文言文凝练隽永的长处。

李玲:冰心与中国现代文化 
    2009年2月28日是冰心先生逝世10周年的纪念日,中国现代文学馆举办了三场演讲,现将部分演讲整理后择要刊出。
主讲人:李玲(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冰心没有谋到现实中看守灯塔的工作,但是,她却用一生的创作为我们点燃、看守了一座“爱”的灯塔。1921年那个除夕的夜晚,年轻的冰心对父亲说,她的理想是“看守灯塔”。
    她说:“灯台守的别名,便是‘光明的使者'。他抛离田里,牺牲了家人骨肉的团聚,一切种种世上耳目纷华的娱乐,来整年整月的对着渺茫无际的海天。”“我晚上举着火炬,登上天梯,我觉得有无上的倨傲与光荣。”冰心希望在海军部工作的父亲能帮助她谋到灯台守这个职位,她要“牺牲自己,服务社会”。可惜,按规定灯台守是男性从事的工作。父亲安慰她说:“清静伟大,照射光明的生活,原不止灯台守,人生宽广的很!”
    冰心没有谋到现实中看守灯塔的工作,但是,她却用一生的创作为我们点燃、看守了一座“爱”的灯塔。
    直面死亡是人生的重大问题,冰心用“万全之爱”解决了这个问题。人与人之间如何相互对待,又是人生的另一重大问题。冰心又把她的“万全之爱”展开为世俗的种种亲情,来温暖现世的人生。这种世俗亲情首先是母爱。
    冰心是以青春少女初次觉醒的眼光感受母爱的。从自我的人生经验出发,她首先从母爱的超越功利性中找到心灵慰藉。这母爱的颂歌在我们的文化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中国传统文化也是推崇母亲的,但由于在从男性家族承传的角度来认可母性的,母女关系则很难得到普遍的认可,因为女儿如果十分依恋母亲的话,可能就会影响到她对夫家的绝对忠诚。母女亲情,尽管在明清的女性创作中有一定的表现,但在中国古代文学中一直是一个不可能充分展开、也不可能成为主流话语的主题。实际上,对母女亲情的放声歌唱,在中国文学史上正是从冰心开始才大量展开,并进而成为“五四”女性文学的集体大合唱的。这种母爱颂歌,只可能出现在女性作为独立的人的价值得到文化认可的时代。它具有颠覆封建父权压制的现代意义。
    冰心不仅歌颂母爱,而且还歌颂儿童之爱。冰心对童心的歌唱也有多层面的内涵。她既把儿童世界作为拯救成人世界的力量,也理解关爱儿童世界,同时还表达了对自我童心的眷恋。而其中影响最大的应该是她关爱、理解儿童世界的篇章。
    《寄小读者》二十九篇、《山中杂记》十篇均是冰心旅美留学时期写给国内小朋友的通讯。它们既是优美的抒情散文,也是现代最有影响的儿童读物之一。尽情歌唱母爱、欣赏自然美、体恤儿童的天真童心是这两组散文的主题。此外,对祖国的热爱、与异国朋友的友情、自我童心的抒写等也是这两组散文所涉及的内容。
    冰心不是站在一个优于儿童的位置上居高临下地以师长面目去教训儿童,而是以平等的态度、用自己热情诚恳的心去与儿童交朋友。作为一个刚刚走过童年时期的青春少女,冰心无限留恋那个真率无伪的童真世界,也希望小朋友们能顺利走过成长时期。她把自己感受到的母爱、童真、自然美这些美好的东西叙说出来与小朋友共享,也推心置腹地向小朋友忏悔自己的过失。在《寄小读者·通讯二》中,她告诉小朋友由于自己无意的过失,曾使得一只初次出来觅食的小鼠被小狗吞食。这个小生命的消逝“使我的灵魂受了隐痛,直到现在,不容我不在纯洁的小朋友面前忏悔。”在与儿童的交往中她并不是单方面的给予者。她既向小朋友提供美好的精神食粮,也在对小朋友的叙说中净化、升华自己的灵魂,在与儿童的交往中满足自己渴望人类真诚交往、相互同情友爱的人生理想。有些真实的内心感受,她只愿向小朋友倾诉,而不愿对大人言说。因为当“我”禁受不住因小鼠被吞而受到的良心自我谴责时,便对一个成人的朋友,说了出来;我拼着受她一场责备,好减除我些痛苦。不想她却失笑着说:“你真是越来越孩子气了,针尖大的事,也值得说说!”她漠然的笑容,竟将我以下的话,挡了回去。
    冰心的爱的思想不仅在现实中人与人的关系中展开,还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中展开。与自然的和谐关系,构成冰心心灵中温暖光明的重要因素。
    冰心对自然美有着极为敏锐的感受力。无论是辽阔的大海高山,还是细小的蒲公英、石竹花,都是冰心喜爱的自然景物。她从清新优雅的审美趣味出发,以温柔、矜持而又不失活泼的青春女性情怀观照大自然,忽略过自然景观中壮阔、狂暴的一面,而着重发掘其勃勃生机中透出的和谐感、静穆感,创造出优美的艺术风格。
    海常常出现在冰心的笔下,但她从未详细描画过大海波涛汹涌的狂暴面目,《寄小读者·通讯七》中提到“海波吟啸着”,但并不进一步描写海面壮观的景象。《寄小读者·通讯二十》也只微微涉及“悲壮的海风”而已。冰心对海的正面描写以和谐、平静、绚丽见长。
    “我自少住在海滨,却没有看见过海平如镜。这次出了吴淞口,一天的航程,一望无际尽是粼粼的微波。凉风习习,舟如在冰上行。到过了高丽界,海水竟似湖光。蓝极绿极,凝成一片,斜阳的金光,长蛇般自天边直接到栏旁人立处。上自穹苍,下至船前的水,自浅红至于深翠,幻成几十色,一层层,一片片的漾开了来。……”
    “海平如镜”的景象虽然见得少,但一旦相遇,便恨“文字竟是世界上最无用的东西,写不出这空灵的妙景”。它比海涛拍岸的景象更深地占据冰心的心灵。
    在对生命作形而上思考的时候,冰心以“万全之爱”来抵御终极的虚无。在面对世俗生活的时候,冰心又以母爱、儿童之爱、自然之爱来温暖人生、引导人性。这爱的颂歌,像一盏明灯温暖了一代又一代读者的心,疗救了生命在“风沙扑面”的恶劣环境中所受的伤害,使之从颓唐中振作起来。这爱的颂歌,滋养了人性中善良、坚定的品格,在潜移默化中引导人性健康向善。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登录后才能发言)

  • 发表
  • 验证码: 
用户名: 密码: 登陆  新用户注册
  • 精华推荐
  • 今日话题
版权所有  ©  温州梦幻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号:浙ICP备150293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