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傀儡+霸权牺牲品!外媒解析也门动荡历史
来源:参考军事    浏览次数:    发表时间:2017-02-22    【    

参考消息网2月22日报道 《爱尔兰时报》网站2月16日刊发中东问题专家迈克尔·扬森的文章《也门是如何从领土纠纷滑向宗教战争的》称,沙特阿拉伯在2015年3月对也门发动的战争不是这2个国家之间的第一场冲突,但也不可能是最后的冲突。

沙特与也门之间的冲突开始于1932年。在这一年,阿卜杜勒·阿齐兹·伊本·沙特建立了新兴的扩张主义瓦哈比逊尼派国家沙特,然后与当时由扎伊德·希亚·叶海亚领导的已历经900年岁月的君主国家也门之间爆发了领土争端。

在这场战争期间,沙特夺取了也门红海沿岸地区的阿西尔和吉赞以及纳季兰省。它们于1934年正式划归沙特,造成也门人经久不消的痛苦。

1962年,最后一位也门国王伊玛目穆罕默德·巴德尔被推翻,一个共和国在北部宣告成立。也门谋求收复丢掉的3个省份。第二次战争随后爆发,埃及支持北部的共和国。

1970年,这场冲突以巴德尔的失败而告终。沙特提供了财政援助,其目的是确保对北也门软弱无能的政府保持影响力。然而,也门北方与南方的联合加强了共和国的力量,并且在1967年成为独立的南也门人民共和国。这令一直在想方设法保持自己对阿拉伯半岛霸权的沙特人倍感震惊。

新也门共和国表示,它将在区域政治中采取一条独立的阿拉伯民族主义路线。它拒绝参加沙特支持的美国领导下旨在把伊拉克部队从科威特赶出去的军事行动。利雅得对此作出回应,驱逐了王国内的也门工人,给也门造成严重的经济困难。

也门在1994年陷入内战,南部的分离主义分子要求独立,而他们的武装是由沙特提供的。战争结束后,沙特向也门首都萨那捉襟见肘的政府提供资金,从前总统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那里得到一项新条约,重新确认1934年与3个有争议的省份的边界。阿西尔部落虽然提出抗议,但后被收买。

在也门,沙特将扎伊迪派(注:扎伊迪派是什叶派中的温和派,占也门总人口的三分之一。)边缘化,助长了信奉该派的胡塞组织的叛乱。在该组织领袖侯赛因·胡塞于2004年遭杀害后,叛乱活动急剧升级。

叛军参加了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抗议活动。萨利赫在抗议活动期间被赶下台。2012年,阿比德·拉布·曼苏尔·哈迪在无人竞争的情况下“当选”为总统。

胡塞组织要求在政府中有公正的代表性,并且终结政府中的腐败。他们在效忠萨利赫的部队的支持下,控制萨那,驱逐了哈迪,并且在全国各地攻城略地。哈迪被迫流亡沙特。

沙特指责胡塞组织得到德黑兰的支持,并且在美国和英国的支持下对也门发动战争。这场战争将长期以来的沙特-也门领土争端和短暂的也门内部冲突变成由沙特-伊朗竞争区域影响力推动下的逊尼派-什叶派战争。

冲突造成的政治真空导致“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在也门的崛起,也使得南也门分离主义死灰复燃。

沙特的战争目标仍然是霸权;胡塞组织的目标则是为扎伊迪派别争取利益。

联合国提议停火,组建一个团结政府,并让胡塞组织从其控制的领土上撤出武装人员和重型武器。胡塞组织则希望在团结政府到位后再解除武装和离开,并且坚持哈迪必须下台,但哈迪和利雅得拒绝了这一要求。

迄今为止,也门已有6000名武装人员和1万名平民死亡,公共基础设施和制造业以及该国的农业部门遭到严重破坏。联合国称,也门民众(该地区最贫穷的群体)正处于饥饿的边缘。(编译/洪漫)

图为南也门1978年从苏联引进的飞毛腿导弹。

1432109406842

l6世纪初全盛时期的葡萄牙四处开拓殖民地,就在此时也门遭受了葡萄牙的入侵。图为描绘葡萄牙舰队16世纪初航向东方的画作。

1547年,奥斯曼帝国占领也门。图为奥斯曼帝国在也门的军队。

1914 年英国与土耳其签订《英土条约》,将也门分成南北两个部分。1918 年,趁土耳其一战战败从也门北部撤军之际,亚哈雅国王征服了其他部族,建立了也门穆塔瓦基利亚王国。图为奥斯曼帝国的衰落史,随着帝国彻底分崩离析,土耳其的势力也彻底离开也门。

l789年英国占领了属于也门的丕林岛,1839年又占领亚丁,并在1863年至l882年先后吞并哈德拉毛等30多个酋长领地,组成“亚丁保护地”,l934年,英国迫使也门承认其对也门南部占领。图为1949年停泊在亚丁港的英国海军潜艇,靠外较大的一艘潜艇名为“TELEMACHUS”号,它刚刚完成在澳大利亚的任务,取道印度洋、红海和苏伊士运河返回欧洲,途中在亚丁靠岸休整、补给。

直到1967年,英国被彻底赶出了也门。图为停泊在亚丁港的英国航母,这也可以看出也门不仅地处重要战略位置,其亚丁港也难得的优良海港。

1962 年,也门“自由军官”集团推翻了封建旧制,宣布成立阿拉伯也门共和国(Yemen Arab Republic,YAR),不久后选择了资本主义阵营,史称北也门。五年后,也门南部人民取得了抗英斗争的胜利,宣布成立南也门人民共和国(People’s Republic of SouthYemen,PRSY),1970 年改国名为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People’s Democracy Republic of Yemen,PDRY),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史称南也门。

也门的分裂与美苏两极争霸密切相关。冷战时期,“谁控制了中东,谁就控制了两极之间直接交往的要道之地”。美苏在中东地区的争夺,把位于“红海之峡”战略要地的南北也门推到了对峙的前沿。图为南也门1978年从苏联引进的飞毛腿导弹。

1972年与1979年南北也门之间爆发了两次大规模的边境战争,军事冲突的背后均有苏联和美国的身影。图为在也门的苏联伊尔-28飞机。

当时苏联在也门还建设有军事基地。图为也门海岸废弃的苏制T-34坦克。

地区大国沙特的干预影响了也门的分裂。为了维护在阿拉伯半岛的政治经济大国地位和传统宗教文化利益,沙特不希望也门成为统一的强大邻国。1934年,也门王国在同沙特阿拉伯王室的战争中失败。图为上世纪40年代的阿拉伯沙漠巡逻队。

七十年代沙特加大了对北也门的支持,扶持南北也门的部落势力,与南也门政权进行激烈对抗,此举很大程度上加深了南北也门的分裂。图为北也门内战。

北也门新生共和政权成立后不久,埃及支持的共和派与沙特支持的王室派之间展开了一场持续八年之久的战争。图为埃及领导人纳赛尔与也门共和派领导人萨拉勒一同在清真寺做礼拜。

地区国家的介入使北也门内战久拖不决,导致北也门在英国撤军的关键时期未能有效地与南方革命力量达成合作,错失了国家统一的良机。图为上个世纪60年代也门的保王党。

如此重要的地区自然也少不了超级大国美国的身影,但是美国介入的方式从表面上看更合理一些——反恐。图为2000年美国驱逐舰“科尔”号在亚丁遭受“基地”组织发动的恐怖袭击,造成美军官兵17人死亡、30多人受伤。

这起恐怖袭击发生后的第二年就发生了震惊世界的9.11恐怖袭击事件。图为2000年10月,拖船将舰体一侧被炸出大洞的“科尔”号拖出也门亚丁港。

也门自然成为了美军反恐的最前线,其中无人机是其主要的打击手段,多名基地高层在也门丧生于美军的无人机打击。

但是随着胡塞武装的攻势,奥巴马在也门的反恐也面临巨大的困难,目前美军已经撤出了也门,甚至许多的武器都成为了胡塞武装的战利品。

大国博弈成为这片是非之地的主旋律,尚武的也门人一再成为大国实现野心的玩偶。

随着胡塞武装逐渐控制也门,沙特坐不住了,带领阿拉伯联军杀了过来,空袭、炮击,这块土地似乎也适应了硝烟的味道。图为沙特军队炮击也门境内目标。

沙特曾经的对手埃及也一转成为了盟友。图为亚丁港外的埃及军舰,誓言捍卫曼德海峡通行安全。

沙特对手——域内大国伊朗则心有不甘,大批的物资运往也门,而且明言绝不接受阿拉伯联军的检查,伊朗派军舰护卫。图为伊朗舰队启程前往也门水域。

亚丁湾和曼德海峡是油轮东出波斯湾向西航行的必经之路。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统计,每天约有340万桶石油经过曼德海峡,全球约有40%的海运贸易要经过曼德海峡,该海峡是穿过苏伊士运河、红海通印度洋的海上交通必经之路。图为2013年的世界重要航道上的石油运输量,曼德海峡非常繁忙。

这块是非之地恐怕永无安宁之日了,因为它是如此的重要。如果曼德海峡关闭,从欧洲和北美来的油轮将无法直接通往亚洲市场。图为标注世界各地航运的危险系数的图标,也门附近海域被危险提示覆盖了。

也门的地理位置在军事上有多重要?如果一个大国在也门亚丁有一座空军基地,那么它不仅随时可以切断曼德海峡,而且连绕道好望角的航线也能够随时封锁,这样从美洲和欧洲到亚洲的航道就完全中断了。更为重要的是它距离波斯湾也足够近,普通战机和轰炸机的作战范围也可以轻易覆盖这一重要能源通道。图为若将B-1B战略轰炸机(作战半径5543千米)部署在也门亚丁后,可覆盖的作战半径示意图。

如果说当今的世界是中东在向世界“供血”,那么未来的能源之都可能就是未充分开发的非洲沃土。如果与吉布提隔海相望的也门亚丁部署军力,那么可以直出中东腹部,中部非洲的能源之区皆尽在其兵力覆盖之下。当然此处的价值对于如今正在开展的反海盗及反恐活动也是一个理想的出击之地。图为美军如果在也门亚丁部署MQ-9“死神”攻击型无人机后,可覆盖的作战半径(1852千米)。

(2015-05-26 07:59:00)

从1839至1967年,以亚丁为中心的也门南部地区曾被英国殖民者统治近130年之久。本图集将为您展现这段充满血雨腥风的历史。

也门有3000多年文字记载的历史,是阿拉伯世界古代文明摇篮之一。公元前14世纪到公元5在25年,这片土地上先后建立麦因、萨巴和赫米叶尔3个王朝。7世纪,也门成为阿拉伯帝国的一部分。16世纪初葡萄牙人入侵,1789年英国占领了隶属也门的丕林岛,1839年英国又攻占亚丁港,并于同年9月在当地建立殖民地。图为描绘1839年英军从海上登陆攻占亚丁的画作。

1863至1882年,英国先后吞并哈达拉毛等30多处酋长领地,强行组成了所谓的“亚丁保护地”,实际控制了也门南方的大部分领土。图为1910年的亚丁港(后期上色照片)。

1918年,北也门脱离奥斯曼帝国宣布独立,成立王国。1934年,也门王国在同沙特王室的战争中败北,英国乘机迫使其在1936年签署不平等条约,承认英国对南也门的占领,也门从此被正式分割为南北两方。图为1940年,趾高气扬的英国殖民军在亚丁街头列队行进。

也门虽是亚洲小国,但其扼守红海和阿拉伯海,对于保护当时英国与远东殖民地的海上大动脉——苏伊士运河具有关键性作用。因此,英国人苦心经营亚丁这一战略要地,陆续兴建了陆海空军基地。图为1940年的亚丁港。

二战爆发前后,亚丁的战略价值愈发凸显。图为1938年,英军训练的也门部落武装人员准备接收武器。

上世纪50年代以前,英国在南也门的殖民统治还比较稳固。图为当时亚丁街头便装逛街的英国女兵。看得出,这些时髦女郎的心情还不错。

图为驻亚丁的英国军人在集市上给自家孩子买玩具车。从他们轻松的表情上来看,当时的“军民”关系还比较融洽。

图为当时亚丁街头由英国水兵和男女宪兵组成的联合巡逻队——依然是满脸笑容,但他们手里的冲锋枪却隐隐暴露出一场暴风雨正在逼近。

与邻国沙特、阿曼相比,也门的油气资源并不丰富,但从不做亏本买卖的英国殖民者却不会放过任何一点可能搜刮到的财富。图为1955年矗立在亚丁港的巨大BP(英国石油公司)油罐。

1952年,埃及爆发推翻帝制的革命,次年成立共和国。1956年,英国殖民势力退出埃及。受埃及革命成功的激励和鼓舞,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一些不甘继续被异族统治和压榨的也门部落揭竿而起,反抗英国殖民者。图为1956年的也门图阿雷格战士,他们频频越境对亚丁发动袭击,搞得英国人焦头烂额。

严酷的生存环境造就了也门人的尚武精神和反抗意识。图为1957年2月11日,与英军作战的也门部落武装人员。

似乎是一夜之间,原本被英国人当做世外桃源、度假胜地的港城亚丁就变成了一座危机四伏的前敌要塞。图为1957年,在亚丁外围制高点警戒的英军。

面对愈演愈烈的南也门反殖民浪潮,尽管二战结束后,昔日强盛的大英帝国已摇摇欲坠,濒临瓦解,但老奸巨猾的英国人却不愿放弃这块他们苦心经营100多年的风水宝地。于是,英国殖民者又祭出他们在殖民地屡试不爽的法宝——分而治之。说白了,就是利用当地人打当地人。图为1957年,英国皇家空军士官与几名当地仆从军士兵交谈。

图为1957年,英国军官与亚丁当地权贵交谈。看得出,当时南也门上层对于英国殖民统治还是比较驯服的——这或许就是由于长期的殖民统治,双方已形成某种意义上的利益共同体所致。

图为1958年12月19日,保护一处油料储存设施的也门民兵。此时,被英国殖民者称作“叛乱分子”的地下抵抗运动已悄然兴起。

图为1962年9月24日,骑着骆驼在沙漠中维护通信线路的英军士兵。这一年9月,北也门爆发军人革命,宣布成立阿拉伯也门共和国。

受北也门革命的影响,南也门反殖民斗争也掀起了新高潮。图为1962年9月26日,一名示威者被当地警察押往最近的警察局。

1963年,南也门“民族解放阵线”成立并发动了大规模的反英武装斗争。图为1967年的也门民族解放阵线士兵,正是他们在迫使英国殖民势力撤离后,成立了南也门政权。

惊恐万分的英国殖民者很快撕下了伪善的面具。图为当时亚丁街头如临大敌的英国殖民军。

英国殖民者在亚丁城内外同时展开镇压行动。图为1964年,英军用直升机向前线运送士兵。

图为乘坐军车行进在亚丁城外的英国殖民军。

图为英国殖民军镇压示威者——实际上,这样的侮辱性举动只会激起也门人更强烈的反抗。

1965年10月10日,英军在亚丁对示威者进行搜身。

图为1965年10月5日,在亚丁城西方人聚居区巡逻的英国士兵。

到1965年,南也门局势已完全失控。图为1965年10月4日,亚丁城一处平息后的暴乱现场。

为清剿力量不断壮大的抵抗组织,英国人的军事行动甚至从陆地延伸到了海上。图为1966年2月23日,英国皇家海军“卡尔顿”号扫雷艇在亚丁湾海域巡逻,搜查一艘可能为抵抗组织运送武器弹药的帆船。

图为1966年,听命于英国殖民者的土著警察在押送示威者。

但再残酷的镇压行动,也无法打消英国人心中深藏的对于民族觉醒的极度恐惧。图为1966年4月24日,随军牧师雷蒙德·罗伯茨为即将出发执行任务的英军巡逻小分队做祈祷。

1966年,英国殖民军在亚丁街头巡逻警戒。

1967年,冲突进一步升级。图为当时受伤的英国殖民军士兵。

而面对即将到来的失败,英国人的镇压行动也日渐疯狂。图为1967年英国殖民军抓捕示威者。

英军士兵看押着一名受伤的示威者。

英军在亚丁城随意闯入民居搜查抵抗战士。此时的英国人,已经与野兽无异。

为镇压示威者,驻亚丁的英军连装甲车都用上了。

图为1967年,亚丁街头巡逻的英军装甲车。

当然,还有化学武器。图为1967年3月8日,荷枪实弹、头戴钢盔和防毒面具的英国殖民军在亚丁城警戒。

但实际效果如何呢?图为1967年4月4日,亚丁民众高举埃及领导人纳赛尔的画像游行示威。看得出,他们压根不惧怕英国人的子弹和装甲车。

勉强维持到1967年底,疲惫的英国人再也扛不住了。图为1967年8月,蹲守在亚丁动物园狮子笼旁的英军下士罗塞尔·约翰逊,当时他奉命在此把守一条抵抗战士的可能用于撤退的路线。

1967年11月,英国殖民势力正式撤出南也门。图为当时英国派出庞大的特混舰队从亚丁港撤出军队和侨民。

图为撤离期间,在亚丁港上空巡逻监视的英军战机。

图为准备登机离开亚丁的中东英军地面部队指挥官菲利普·塔尔。英国殖民势力撤退后,南也门在苏联支持下成立了奉行社会主义的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从此,也门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2015-05-14 09:21:00)

当地时间3月25日夜间,沙特率领多国联军对也门胡塞武装发动了代号为“决战风暴”的军事行动,沙特为此部署了100架战机、15万士兵和部分海军。图为沙特空军“狂风”战机。

但不幸的是,26日的空袭行动误炸了一处平民区,造成至少75人死伤。图为2015年3月26日,也门首都萨那,大批民用车辆在空袭中变成废铁。

2015年3月26日,一名胡塞武装人员走在首都萨那机场附近的一片被空袭摧毁的民居废墟上。那么,胡塞武装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能惹得包括沙特、埃及在内的中东强国对其大打出手,必欲除之而后快呢?本图集就将为您揭示其中的奥秘,以及该组织的前世今生。

胡塞武装(Houthis)是也门境内的一支什叶派反政府武装。上世纪70年代,出生在也门北部萨达地区的侯赛因·胡塞创建了“青年信仰者”组织,也即后来胡塞武装的前身。2004年,由于与执政的萨利赫当局水火不容,侯赛因·胡塞率众发动叛乱。自此,萨达省沦为战场。图为2009年,坚守阵地准备与胡塞武装作战的也门政府军。

在2004年的一次军事行动中,侯赛因·胡塞被政府军击毙。他死后,其支持者将“青年信仰者”组织改名为“胡塞人”,以示永远追随前者。目前,胡塞武装由其兄弟们共同领导,其中最有分量的头目当属阿卜杜拉·马立克·胡塞。图为2009年8月30日,执行平叛任务的也门军车在北部萨达省的公路上行进。

在2007和2008年的2次短暂停火后,胡塞武装与也门政府军重启战端。2009年11月6日,沙特政府高调宣布,胡塞叛乱武装进入沙特境内袭击目标,造成沙特士兵死亡。 于是,沙特开始越境打击胡塞叛乱武装。沙特外交官称,“台风”和F-15战机轰炸了胡塞叛乱武装的巢穴。此后,沙特陆军和特种部队开赴也门北部,协助也门军队打击胡塞叛乱武装。英国媒体指出,也门政府与胡塞武装之间的战争,实际上是沙特和伊朗之间的一场“代理人战争”。图为沙特空军EF-2000“台风”双机编队。

遭到内外夹攻的胡塞武装,原本处境不利。孰料2011年初也门首都爆发了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活动,萨利赫政权因此无暇顾及胡塞武装,这就给了后者喘息之机。图为2011年3月30日也门首都萨那,当地民众举着反对萨利赫的画像示威游行。

随着反对派力量增强,萨利赫逐渐众叛亲离,并因被反对派炮火炸伤而一度离开也门境内,其对国内局势的掌控进一步弱化。图为2011年3月31日,也门首都萨那,反对萨利赫政权的民众在拥抱和亲吻叛逃过来的前政府军士兵。

抓住千载难逢机遇的胡塞武装借势卷土重来,很快控制了北部的萨达省,并开始逐步向南推进。2014年9月,胡塞武装进入首都萨那。图为2014年9月21日,也门首都萨那一处地点因交火引发冲天烟雾。

控制首都后,胡塞武装并未停下扩张的脚步。据报道,也门全国共有21个省份,从2014年9月占领萨那以来,胡塞武装已控制其中9个省份。塔伊兹市所在的塔伊兹省是也门人口最多的省份,且距离总统哈迪所在的亚丁仅有140公里,图为胡塞武装2014年初至2015年2月的军事行动示意图。从图中可以看出,胡塞武装采取“右勾拳”迂回战术,直接穿插到了距哈迪大本营亚丁仅140公里的也门第三大城市塔伊兹。另外请注意塔伊兹与厄立特里亚之间狭窄的红海入口,那里就是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曼德海峡。据英国《阿拉伯人报》3月24日报道,当胡塞武装控制塔伊兹后,也门争端就具有了国际化趋势,因为西方和沙特等国不能容忍一个与伊朗有联系的集团控制曼德海峡,特别是在德黑兰已基本控制了霍尔木兹海峡的情况下。也门分析家巴希姆·哈基米说,“在这种情况下,伊朗将是主要得益者,这将成为伊朗在核问题谈判中向超级大国施加压力的牌。”沙特也将面临原油输

招致了这么多强国的敌视,胡塞武装遭到外部打击的命运,其实早已注定了。图为2014年9月22日,一群胡塞武装人员站在一辆缴获自也门陆军第1装甲师的步兵战车上欢呼。

2014年10月30日,两名胡塞武装人员在首都萨那的一处公路检查点执勤。

萨利赫下台后,也门新总统哈迪也无力抵挡胡塞武装的攻势,他本人甚至一度遭前者软禁,直到2月20日深夜才得以离开萨那,前往南方重要港口城市亚丁。图为哈迪。

2015年1月19日也门胡塞反政府武装与总统卫队在首都萨那总统府附近激战,造成近百人死伤,随后于20日占领总统府。图为2015年1月,原也门总统卫队的士兵被迫脱下军装,换上平民的衣服,带着自己的随身武器和私人物品离开总统官邸。

2015年1月22日,胡塞武装人员阻止一名身着便装的原总统卫队士兵进入总统府。

2015年1月20日,进驻首都萨那的胡塞武装人员在一条通往总统府的交通干道上警戒。

2015年1月22日,几名胡塞武装人员从首都萨那的总统府附近乘车经过,其中一人显然正在嚼也门人酷爱的兴奋剂——卡特叶(注意鼓起的腮帮子)。

2015年1月23日,也门首都萨那,一架军用直升机在一群胡塞武装支持者的头顶悬停。

2015年1月22日,身着政府军服装的胡塞武装人员站在一辆步战车上。

2015年1月23日,也门首都萨那,大批胡塞武装人员抬着阵亡同伴的棺材举行葬礼,后者在与总统卫队的交火中阵亡。

2015年1月23日,情绪激动的胡塞武装支持者,这时候他们也没忘了嚼卡特叶。

当然,对胡塞武装不满者也大有人在。图为2015年1月23日,一群反对胡塞武装占据首都的示威者在呼喊口号。

但再强烈的抗议,也难以阻挡胡塞武装对国家权力的渴求。据美联社2月2日报道称,一位也门资深政客表示,控制也门首都萨那的什叶派叛乱分子提出,他们的武装人员应当成为该国军队和警察部队的一部分。此时该武装已控制了萨那所有重要的政府大楼和多处军事设施。图为2015年2月1日,胡塞武装人员在伊卜省中心城市用一辆汽车残骸充作路障,以阻挡因其开枪射杀平民而被激怒的示威者。

胡塞武装向正规军转变的速度很快,图为2015年2月6日,身着警察制服把守在总统府外的胡塞武装人员,其中一人正在嚼卡特叶。

身着也门军队制服的胡塞武装人员在萨那总统府附近巡逻。

胡塞武装不仅与本国政府军作战,还敢对西方军队动武。据合众国际社2月11日报道,萨那机场一名未透露姓名的官员称,胡塞武装强占了停在机场的美国大使馆车辆,还夺取了正在撤离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武器。图为萨那街头,身着警察制服、头戴黑面罩的胡塞武装人员,请注意其中一人手持的美制自动步枪,保不齐就是从美军手里缴获的。

有分析人士指出,在大量吸收前政府军警加入和招募支持者后,胡塞武装(包括支持者在内)总兵力已达10万至12万之众。图为2015年2月7日,胡塞武装的支持者在首都萨那的一座体育馆里跳舞庆贺。

控制了首都和北部大片地区的胡塞武装,很快开始“行使权力”。图为在萨那街头指挥交通的胡塞武装人员。

胡塞武装人员在街头警戒。

而据法新社2月25日报道,2012年也门前总统萨利赫为报复政治对手,下台后竟然化敌为友,转而支持胡塞武装。另据联合国2月25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萨利赫执政33年,通过腐败聚敛的资产估计在320亿至600亿美元之间。图为萨利赫。

图为2015年3月22日,也门西南部城市塔伊兹,反对胡塞武装的示威人群被前者发射的催泪瓦斯驱散。

2015年1月,在产油的也门马里卜省,当地部落武装人员荷枪实弹,防备胡塞民兵可能发起的进攻。该省实际上已被胡塞武装三面包围。

2015年3月22日,在亚丁东边的南部省份拉赫季,一名忠于也门现总统哈迪的民兵正在操控一门双管防空炮。

2015年3月22日,也门南部拉赫季省,一辆隶属忠于也门总统哈迪的民兵的坦克据守山顶,监视着山下一条交通干线的一举一动。

而在亚丁,忠于也门现总统哈迪的军队和民兵同样如临大敌,准备与南进的胡塞武装作战。

忠于也门现总统哈迪的民兵乘坐武装皮卡驶过。

2015年3月25日,忠于也门现总统哈迪的武装民兵乘车在南方港口城市亚丁巡逻,其中一人还用手指着拍摄者,可能是在发出警告。

2015年3月21日,忠于也门现总统哈迪的民兵嚼着卡特叶,倚靠在坦克履带旁歇息。

图为“今日俄罗斯”网站3月25日发布的向亚丁进军的胡塞武装的视频截图,从中可以看出其已普遍换上制式军服,武器装备也相当精良。

据“今日俄罗斯”网站报道,3月25日,胡塞武装攻占了距亚丁不远的一座也门最大空军基地。从公布的画面中可以看到,该基地停放有数架米格-29战斗机。另据法新社3月25日报道,一架战机25日对也门总统哈迪在亚丁的府邸实施空袭,由此从一个侧面证实了胡塞武装确已拥有自己的空中力量。

面对胡塞武装的凌厉攻势,也门总统哈迪在邻近的空军基地被占领几小时后,便先乘坐直升机,后经由海路逃往沙特首都利雅得。而此时的沙特,已经磨刀霍霍,做好了对胡塞武装动武的准备。图为2014年7月,驻防边境的沙特军队密切监控也门一侧的动向。

图为3月24日,外媒发布的沙特军队在靠近也门边境地带部署重炮的视频截图。

图为2015年3月25日,沙特在与也门接壤的边境地带部署兵力。

对于沙特等国的军事介入,胡塞武装不甘示弱。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3月27日报道,胡塞武装政治局成员穆罕默德·布海提发出警告:“沙特的入侵是向也门人宣战,我们会反击。”他表示,这可能会将整个地区拖入全面战争。图为3月26日,胡塞武装人员在萨那街头持枪抗议沙特等国的空袭行动。至于未来也门战局将向何处演变,人们不妨拭目以待。

(2015-03-27 12:15:00)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登录后才能发言)

  • 发表
  • 验证码: 
用户名: 密码: 登陆  新用户注册
  • 精华推荐
  • 今日话题
版权所有  ©  温州梦幻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号:浙ICP备150293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