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船上的武装“洋保安”:挣钱供女儿留学(图)
来源:观察者网    浏览次数:    发表时间:2017-02-23    【    
原标题:印度洋护航日记:实枪防海盗,跨国保安挣钱供女儿出国留学

  据澎湃新闻网2月23日报道,2009年前后,索马里海盗横行海上,除了索马里地区,西非沿岸和穿越印度洋的东南亚航线也深受其害;绑架抢劫船只的事件在孟加拉湾、马六甲海峡、新加坡海峡等地区也时有发生。海盗越猖獗,海上护航生意就越好。船东希望货物安全,船长希望船员安全,海上私人武装安保成为市场发展的必然产物。

安保员Lokendra和Anatolii站在甲板上,他们共同负责护送SD号商船的任务
2
安保员Lokendra和Anatolii站在甲板上,他们共同负责护送SD号商船的任务

  上船两天后,船长麦钢洪宣布,商船SD号将在未来五天内进入海盗危险区域,所有船员必须进入紧急防备状态:检查好安全舱的门窗是否关牢,卫星电话是否通畅,食物和饮用水是否储备完备……与此同时,两名国际安保员也开始轮岗执勤。

  35岁的乌克兰安保员Anatolii的执勤时间在零点到凌晨六点间,尼泊尔人Lokendra则负责晚上6点到零点的站岗。白天的执勤较为机动,作为本次护航任务的队长,Lokendra负责安保员的指挥工作,如有海盗劫持事件发生,所有船员要立即退返安全舱,船长和两名安保员将是最后离开的三个人。
SD的船长麦钢洪在船上驾驶室执勤时,一只信鸽飞进驾驶室
2
SD的船长麦钢洪在船上驾驶室执勤时,一只信鸽飞进驾驶室

  SD号商船船长麦钢洪向记者介绍,海盗从古至今层出不穷,西非、索马里海盗是目前比较猖獗的,会自备武器;“小偷小摸”的海盗也有,大多只偷盗一些船舶备品或者物资燃料。“小偷小摸的话,我们的船员加强巡逻就能预防。但像索马里海盗这种有枪有炮的,只有船员的话是没法抵挡他们的。”麦钢洪强调,一些海盗已经拥有火箭筒这种杀伤性强的武器。“我们是防御性为主,防止他们登轮。如果对方确实强行登船了,我们也只能和沿岸港口的军队、军舰或者公司联系,公司和周边的政府来救援。”

  为了安全起见,SD号所属的中远集团在2014年就开始给船上雇佣武装保安。
船长麦钢洪正在研究海上地图,此次航程途经一段海盗危险区域。英国海运贸易组织(UKMTO )2015年发布的海事地图显示,从东经40°到78°,整个中东沿岸都属于危险区域,跨越红海、亚丁湾和阿拉伯海(最南端地区到坦桑尼亚与莫桑比克交界地,最东边到印度南岸地区)。高危险区域从东经40°到65°,即亚丁湾、索马里海域和肯尼亚沿岸。
1
  船长麦钢洪正在研究海上地图,此次航程途经一段海盗危险区域。英国海运贸易组织(UKMTO )2015年发布的海事地图显示,从东经40°到78°,整个中东沿岸都属于危险区域,跨越红海、亚丁湾和阿拉伯海(最南端地区到坦桑尼亚与莫桑比克交界地,最东边到印度南岸地区)。高危险区域从东经40°到65°,即亚丁湾、索马里海域和肯尼亚沿岸。
1月9日,Lokendra和Anatolii携带武器,在一艘快艇的护送下与商船在阿曼湾伏加拉港口附近海域汇合。受沿岸国家法律约束,外国武装护航人员通常不能持枪上岸,在等待任务、停靠中转或装卸武器的过程中,各国安保员会在沿岸国家设于领海之外的中转船上相聚。
1
  1月9日,Lokendra和Anatolii携带武器,在一艘快艇的护送下与商船在阿曼湾伏加拉港口附近海域汇合。受沿岸国家法律约束,外国武装护航人员通常不能持枪上岸,在等待任务、停靠中转或装卸武器的过程中,各国安保员会在沿岸国家设于领海之外的中转船上相聚。
此次护航行动,两名安保员共携带了三支AK47和900余发子弹。在船上,安保队员服从安保队长的命令,安保队长服从船长的命令。在危险区域之外,武器装备一般锁在船上的仓库里,进入危险区域之后,武器装备是锁在驾驶室的,方便紧急情况下安保员使用。
1
  此次护航行动,两名安保员共携带了三支AK47和900余发子弹。在船上,安保队员服从安保队长的命令,安保队长服从船长的命令。在危险区域之外,武器装备一般锁在船上的仓库里,进入危险区域之后,武器装备是锁在驾驶室的,方便紧急情况下安保员使用。
Lokendra指导船员如何使用枪支
1
Lokendra指导船员如何使用枪支
1月10日,Lokendra和Anatolii检查船上安全舱的应急通讯设备。船上的安全舱一般都是钢板封闭,外界不宜攻破,是船员躲避危险的场所。安全舱内还备有一定数量的干粮、水和医药品等。
1

  1月10日,Lokendra和Anatolii检查船上安全舱的应急通讯设备。船上的安全舱一般都是钢板封闭,外界不宜攻破,是船员躲避危险的场所。安全舱内还备有一定数量的干粮、水和医药品等。

  2017年1月9日,任职于深港海事安保有限公司(下称深港海事)的Lokendra和Anatolii登上从中东波斯湾到中国长江的商船SD号,开始新一轮的印度洋海上护航行动。

  这是今年39岁的Lokendra参与的第42次海上护航,他曾多次遇见过海盗,甚至在海盗强行登船的时候开枪射击过。1995年他曾在印度参军,2012年退役。在17年的从军生涯中,他几乎都在最危险的地区执行任务。“那些地方每时每刻都在打仗,不过很幸运我没有受过什么重伤。”

  另外一名保安Anatolii来自乌克兰,他出生在一个军人世家,大学毕业后曾在乌克兰的特种部队服役8年,参加过俄乌边境的多次战争。在部队里,Anatolii专门负责打击恐怖分子和各类的犯罪集团。退役后,他在乌克兰的保安公司工作过两年,作为贴身保镖,Anatolii保护过包括商人、政府官员在内的客户。之后,他又去往伊拉克执行任务,最后才加入深港海事,成为一名国际安保员。虽然他在深港海事还是一个“新人”,但实战经验要比很多“老手”丰富得多。

Lokendra在海上执勤期间
0
Lokendra在海上执勤期间
Anatolii在海上执勤期间
0
Anatolii在海上执勤期间
SD号中国商船进入印度洋海盗危险区域,Lokendra和Anatolii在船上执勤
0
SD号中国商船进入印度洋海盗危险区域,Lokendra和Anatolii在船上执勤

  2017年1月13日,SD号靠近印度沿岸。“到了印度沿岸,渔船和货船都会越来越多。曾经有报告提过这里有海盗出现。”船长麦钢洪开始警惕起来。“在危险区域,海盗船会伪装成渔船的样子,有的甚至还会在货船周边伪装打渔来观察动静。如果小艇朝大船全速奔过来,那么目的一般都是登轮,和别的小渔船不一样。海盗的意图明显,很容易分辨出来。”

  第二天发生的事情让全船人心惊胆战。

  当地时间1月14日下午3点20分,SD号遇到了此次航行最大突发情况——一艘小船突然出现在商船附近——船头有几个人站立,但并不是在撒网。其中一艘小船后面还拖着一只快艇,“这是海盗的标配,”船长麦钢洪说。几乎所有海盗都会选择在船尾拖着快艇——以便于登船。

  由于在危险区域,船长立刻吩咐二副通知安保员到驾驶室警备。Lokendra和Anatolii接到命令后,穿上防弹衣和头盔,在两分钟之内到达驾驶台执勤警备。在侦查巡视一段时间之后,小船开走。安全警报解除,两人卸下武装。
1月14日,SD号附近出现一艘可疑船只。
0
1月14日,SD号附近出现一艘可疑船只。
Lokendra和Anatolii全副武装严阵以待。
0
Lokendra和Anatolii全副武装严阵以待。
执勤任务完成之后,Lokendra帮Anatolii卸下头盔。
0
执勤任务完成之后,Lokendra帮Anatolii卸下头盔。

  即使在海上遇到海盗,安保员也不能直接开枪射击,这是安保公司定下的“交战规则”。Anatolii告诉记者,当发现海盗时,安保员必须先拍下视频,确认海盗有武器后,还需要确认船员和海盗船之间的距离。

  “如果海盗开始袭击,要确认对方离我们有多少米。距离500米时,我们开始射击,但不能直接射杀。距离400米时,开始第二轮射击。距离200米时,采取上述相同行动。即使距离小于200米,我们也要持续射击。”
水手正在甲板上作业
0
水手正在甲板上作业
在海上,船员和安保员经常能看到海豚等各种海洋动物。
0
在海上,船员和安保员经常能看到海豚等各种海洋动物。
一位船员用一张裸女图片作为电脑的桌面。在大陆的商船上是不允许有女船员的,在台湾和国外的商船上允许有女船员存在。
0

  一位船员用一张裸女图片作为电脑的桌面。在大陆的商船上是不允许有女船员的,在台湾和国外的商船上允许有女船员存在。

  对于没有相关经历的人来说,航海可能意味着黎明时刻蹦出海面的日出、成群飞舞的海鸥以及无忧无虑的环球航行。但对于长时间在船上工作的人来说,船上的生活单调又重复,味同嚼蜡的海洋鱼类,规律到枯燥的生活模式——吃饭工作睡觉起床,每一天都像复制粘贴。除了看看碟、玩玩游戏,没有太多的娱乐活动。海上变幻莫测的天气状况和海盗的袭击让人胆战心惊。

  Lokendra坦言,他并不喜欢船上的生活。因为只要海盗一登船,一切就结束了。作为一名安保员,他肩负着整条船上船员的生命安全。晚上执勤的时候,Lokendra会准备一杯黑咖啡给自己提神,有时候也会在驾驶台来回踱步,以保持清醒状态。长达六个小时的执勤过程,Lokendra全神贯注,高度警惕。

  Anatolii去年刚刚加入海上护航安保员的队伍,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新鲜的。他喜欢海上和船上的生活。在等待执勤的时候,他会在甲板上垂钓各种各样的海上水产。在船上的时候,他也喜欢和中国船员打交道,因此结识了很多中国朋友。

Lokendra在船上健身
0
Lokendra在船上健身
Lokendra和Anatolii在船上用餐,跑中国船次数多了,他们已经慢慢学会了使用筷子。他们对船上的“老干妈”更是赞不绝口。
0
  Lokendra和Anatolii在船上用餐,跑中国船次数多了,他们已经慢慢学会了使用筷子。他们对船上的“老干妈”更是赞不绝口。
Anatolii和一名中国船员在吸烟室抽烟。Anatolii在此次护航任务中交到了不少中国朋友。
0
  Anatolii和一名中国船员在吸烟室抽烟。Anatolii在此次护航任务中交到了不少中国朋友。
Anatolii有着一个美丽的妻子和一对儿女,一有网络的时候,他就会给妻子和孩子打电话。“我的妻子很想念我,我也想念她。”Anatolii说道。 海洋和陆地生活不一样,终究是漂着,久了就会孤独。一名见习水手在房间里放了两盆绿植,“船上没有土壤和绿色的生命,养些绿植能够想到陆地,心情会舒畅些。
0

  Anatolii有着一个美丽的妻子和一对儿女,一有网络的时候,他就会给妻子和孩子打电话。“我的妻子很想念我,我也想念她。”Anatolii说道。  海洋和陆地生活不一样,终究是漂着,久了就会孤独。一名见习水手在房间里放了两盆绿植,“船上没有土壤和绿色的生命,养些绿植能够想到陆地,心情会舒畅些。

  1月20日,Lokendra和Anatolii完成了本次航行的执勤任务,两人在马来西亚的PORT KELANG港下船,回到公司在此设立的营地。

  中国有不少安保公司在马来西亚克朗港设有安置点,给安保员提供食宿。完成执勤任务的保安在此修整,等待下一次航行。出海周期一般在三五天左右。保安公司生意好的时候,每天都有保安出勤。

  营地共有五个集装箱,其中四个为保安宿舍,另一个是食堂。这里聚集了来自中国、尼泊尔、马来西亚和乌克兰等不同国家的安保员。其中尼泊尔保安最多,营地里的生活服务员也大多来自尼泊尔。

营地里的两名中国保安
0
营地里的两名中国保安
来自尼泊尔、马来西亚等各国的安保员在营地的宿舍里休息,等待下一次护航。
0
来自尼泊尔、马来西亚等各国的安保员在营地的宿舍里休息,等待下一次护航。
2017年1月21日傍晚,马来西亚克朗港,一位尼泊尔保安在营地里和家人打电话。
0
2017年1月21日傍晚,马来西亚克朗港,一位尼泊尔保安在营地里和家人打电话。

  在安保员的市场,尼泊尔人的性价比很高——尼泊尔人虽然身矮小,但战争素养高,服从命令。在尼泊尔国内,公务员的收入水平大多为每月200-300美元。深港海事给尼泊尔人Lokendra每个月提供的薪水在1000-1200美元左右,是他在国内工资的好几倍。据一家国外研究公司发布的市场研究报告预测,到2018年,全球海事安全市场的份额将从2013年的125.5亿美元增长到194.8亿美元。海上护航市场份额的增长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来自一些欠发达地区的退伍军人)加入这个行业。虽然存在着危险,但这些翻倍的薪水可以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甚至可以供子女出国留学。

  护送SD号的工作结束后,Lokendra决定回家休假一段时间,她的女儿即将去往美国读大学,他要帮女儿去银行办贷款。“在尼泊尔,很多人把儿子看得很重,但我不是这种人。”Lokendra说,他有两个女儿,她们也是他不断回到海上的动力。

  而Anatolii将继续在营地等待下一次护航行动,他打算再干一票就和老板请假,带老婆孩子去度假。Anatolii的小儿子和他一样从小就喜欢武器和军人。“如果我儿子长大后也想当兵,我一定会支持的。”Anatolii说。

2017年1月21日,马来西亚克朗港,Lokendra和Anatolii握手道别。
0
2017年1月21日,马来西亚克朗港,Lokendra和Anatolii握手道别。

  近两年来,索马里地区的海盗活动有所下降,但苏禄岛、菲律宾等地区武装海盗又此消彼长,海上私人武装保安的生意依旧红火。深港海事规定保安工作11个月之后,就可以选择一到两个月的休假。和家人短暂团聚之后,海洋依旧召唤着Lokendra和Anatolii们的归来。
Lokendra和Anatolii在船上欣赏晚霞。
0
Lokendra和Anatolii在船上欣赏晚霞。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登录后才能发言)

  • 发表
  • 验证码: 
用户名: 密码: 登陆  新用户注册
  • 精华推荐
  • 今日话题
版权所有  ©  温州梦幻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号:浙ICP备15029386号-1